劉俊傑
  我在縣城檢察院反貪局、公訴科都工作過,這次換崗,我自願調到監所科駐看守所檢察室。坦白地說,從鬥智鬥勇的案件突破,到唇槍舌劍的庭審現場,再到偏僻神秘的監區,我開始還是興緻盎然的。可是,隨著在監區工作的時間變長,每天面對形形色色的在押人員和千篇一律的單調生活,我的心情逐漸地蒙上一片灰色。我決定到監區外四處轉轉,換個心情。
  從監區出來,我站在看守所高高的臺階上四處張望。這個看守所坐落在遠離城市的濱東郊區,四周是農田,油菜花的氤氳香味隨風隱隱襲來,我不由得心曠神怡。然而,當我目光不經意間掃視到看守所牆角的翠竹時,心中不由得升騰起一股久違的感動。
  看到翠竹,我一下神清氣爽,心中也充滿了鬱郁蒼翠;看到翠竹,我也想到監所檢察官應該怎樣地做人和辦事。也是在那一刻,我才真正理解了什麼叫檢察官的情懷。
  看守所牆角的翠竹,靠著一堵青瓦的白牆,好似水墨畫里的江南。它那深深扎入牆角的根彎曲遒勁,刻滿了歲月的流痕,好像任何力量都不能讓它脫離這片大地。在我看來,板橋說的“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就是贊美翠竹的。你看,它扎根在滿是瓦礫的土地里,默默地守望著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大眾百姓。它東邊是一片錯落有序的墳墓,墳墓里埋葬的是消逝的生命;西邊是川流不息的馬路,馬路上行走的是繁忙的人們;南邊是一塊草地,草地上奔跑的是嬉戲的兒童;北邊則是戒備森嚴的監區,監區里關押的是曾經危害社會的在押人員。看守所牆角的翠竹把它的情全部凝結在守望里,守望在這一片和諧的社會秩序里,“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生挺凌雲節,飄搖仍自持”。
  我望著看守所牆角的翠竹,內心涌起一股幸福的暖流。當初為什麼放棄海事律師的職業而選擇清貧如水的檢察事業,因為我嚮往檢察人的剛正不阿,堅毅有節。牆角翠竹的守望響應著我的心。我記得,無數個凌晨,我和反貪的同事們長時間蹲守,咬牙堅持,最終抓獲嫌疑人。我還記得,無數個夜晚,我和公訴的同事們挑燈夜戰,審查證據,最終將嫌疑人成功送上法庭。而今,我在駐所檢察室工作,我還要像這翠竹一樣日夜堅守,不離不棄做好本職工作,做到日事日畢,日清日高,節節進步。
  望著看守所牆角的翠竹,我的內心涌起一股寂靜中的歡喜。不知怎麼,想起一首詠梅的詩句:“牆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那竹與梅一樣,只是寂靜地生長在牆角,以鬱郁蒼翠回報人。你看,那看守所牆角的翠竹,沒有幾株,無人註視,但它們卻挺拔而出,氣象崢嶸,竹尖直逼藍天,讓整個看守所充滿浩然正氣。牆角翠竹的寂靜響應著我的心。駐所檢察工作不如反貪工作那樣酣暢淋漓,也沒有公訴工作那樣盡情灑脫,每天重覆的只是寂寞枯燥。但正是在這寂寞枯燥中,監管秩序得到強化,看守所的違法行為得到糾正,在押人員的合法權利得到維護,公平正義得到實現。這是一種寂靜中的歡喜。
  一陣微風吹過,竹葉沙沙響。我想起雲南支邊時,那山上的鬆濤陣陣,或如眼前的竹葉蕭蕭。我要用這竹之魂引領我走好檢察的路,公正、廉明、練達、圖強。當我懈怠的時候,我要想到竹的忠誠堅守;當我浮躁的時候,我要想到竹的寂寞歡喜。
  看守所牆角的翠竹,是我從檢的導師,“細細的葉,疏疏的節,雪壓不倒,風吹不折”。最愛是翠竹,竹心乃檢心,持身如翠竹,從檢何足懼。
  (作者單位:江蘇省如東縣檢察院)  (原標題:看守所牆角的翠竹)
創作者介紹

不理睬

ou57oubjj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