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都記者馮軍 發自山東
  ●5月28日21時許,吳碩艷被六名男女圍毆致死。
  ●5月29日10時19分,招遠市公安局在官微上首次公開案情,引起質疑。
  ●5月30日14時許,一段2分56秒的現場視頻在微博上迅速擴散,引發廣泛關註。
  ●5月31日上午11時4 0分,招遠市公安局再次通報了案情,但措辭變為“5·28故意殺人案”,沒有了“發生口角”等字眼。
  眼鏡、充電器、身份證、一串鑰匙、一個黃色單肩包,這是吳碩艷留給家人的最後物件。“見物思人,悲痛欲絕。”金中慶對於當晚與妻子在麥當勞門口分別,追悔莫及,他寧願走進麥當勞的是自己。
  5月28日21時許,在山東招遠市的一家麥當勞餐廳里,由於拒絕向陌生人提供手機號碼,吳碩艷被六名男女圍毆致死。事發不久,就有人將現場圖片發到朋友圈,“麥當勞打死人”的消息在金城招遠不脛而走。
  而“招遠血案”吸引全國上下的關註,則是在案發41個小時後。5月30日14時許,一段2分56秒的現場視頻在微博上迅速擴散。“天理難容”“嚴懲凶手”的呼聲此起彼伏。該視頻顯示,數名男女圍毆一個倒在血泊中的女子,光頭的男子高呼“惡魔”“永世不得超生”。視頻中能聽到有人大喊:“停下!”但隨即就聽到女人聲音在叫喊:“後退,誰管誰死啊,滾!”
  5月31日上午,警方再次通報,犯罪嫌疑人張立冬及其長女張帆、次女張航、兒子張某以及張巧聯、呂迎春均系邪教組織“全能神”成員。他們與吳碩艷此前並不認識,將人毆打至死,只因認為她是“邪靈”、“惡魔”。
  血腥、暴力、殘忍、冷漠、邪教,當這些要素統統彙集到“招遠血案”上時,每一個細節都被放在輿論中心的顯微鏡下。
  致命相遇練功———胸痛———殺狗———“殺惡魔”
  5月28日,一個極其平常的日子,1.68米的吳碩艷穿著黑色短裙、藍色短袖衫,像往常一樣扎起長髮,騎電動車到麥當勞樓上的金都百貨上班。吳碩艷住在城南東區小區,從家到單位不過2公里。
  20時40分許,上完一天班的她與丈夫、兒子在麥當勞店門前碰面。由於她還沒吃晚飯,就走進了麥當勞餐廳。而丈夫則領著兒子去商場6樓玩游戲。她笑著和老公、兒子道別:“你們上去玩,我在下麵等你們。”
  目前不得而知,吳碩艷“最後的晚餐”點的是什麼。她在吧台右側的就餐區坐下,周圍還有兩男四女,其中一個女孩子一直在索要陌生人的電話號碼。據警方通報,該女孩就是張立冬的二女兒,18歲的張航。
  根據目擊者在微信朋友圈的描述,張航走到吳碩艷桌前索要電話號碼,吳碩艷拒絕,說:“去,一邊玩兒去”,聲音並不大。張航回到座位,卻遭到了同桌人的呵斥:“你要有自信,直接去問她:你給不給我手機號?”
  目擊者張洪鵬在接受央視採訪時描述,張航於是又回到吳碩艷桌前,拍著桌子說:“你給不給我電話號碼?”
  “××的遇到瘋子。”21時18分,這位37歲的母親在微信朋友圈裡爆了粗口。接下來的幾分鐘,她遭到了六名男女的瘋狂毆打,十多名食客卻無一施以援手。
  據一名目擊者回憶,先是一名女子跑到吳碩艷的桌前罵她,突然舉起麥當勞的凳子打去,連續打了兩三下。隨後其他五名男女都參與圍毆,其中光頭男子張立冬“極為殘忍”,“把鋼製拖把都打斷了”,吳碩艷倒地後,他還使勁踹,“跳起來用腳踩其頭部”。
  據警方介紹,為宣揚邪教,發展成員,張立冬等六名邪教人員向周圍食客索要電話號碼,遭吳碩艷拒絕後,認為其是“惡魔”、“邪靈”,應將其消滅,遂實施毆打,致其死亡。
  張立冬在央視的鏡頭前說,之前並不認識吳碩艷,“長女(張帆)說她就是惡魔、就是邪靈,打死她。”
  一位接近警方的人士向南都記者透露,5月27日晚,六名邪教人員開始在張立冬家練功,張帆和呂迎春的胸口都感覺疼痛,她們認為練功有效果了,兩個人合二為一了。但練了很久,兩人的胸口還是疼痛,就認為是惡魔作祟,而惡魔就附在狗身上,於是把狗殺了。目前,在張立冬招遠的家裡,剩下一個空的狗籠子。
  殺狗後,兩人的胸口依舊疼痛,其他人就把張帆抬起來往地上摔,直到張帆喊頭暈。這時,他們都認為惡魔被趕走了,要出去找到惡魔,並殺死。
  5月2 8日晚,六人開著卡宴車(魯Y V D 110),來到了羅峰路159號金都百貨大樓一層的麥當勞餐廳。進到餐廳後,張帆就說這裡有惡魔,要把它找出來。而不久後,吳碩艷也走進了同一家餐廳。
  案情浮沉41小時質疑與傳言
  “在麥當勞正門左側過道有一攤血,一個女的頭朝東南方向,腳在西北方向,臉朝下趴在地上,一個光頭,50多歲的男子在用腳踹受害人的上部。一名十幾歲的小男孩在用鋁製拖把柄敲打受害人的頭部。”招遠羅峰派出所民警閆志軍向南都記者介紹,當晚9時23分,自己在接警後4分鐘內到達現場。鋁製拖把後來據查是張立冬等從超市買來帶進餐廳的。
  21時50分,丈夫金中慶打電話給吳碩艷,一直無人接聽。22時20分,他和兒子從商場出來後才發現老婆“不見了”。
  當晚10時許,招遠市公安局打電話到吳碩艷婆婆手機上,稱“你女兒出事了”。吳碩艷將婆婆的號碼在通訊錄里存為“母親”。很快,金中慶和他弟弟一起趕到公安局,被告知吳碩艷被人打死了。
  “他們沒有跟我們說具體案情,更沒有告訴凶手有幾個,是什麼人。”此後數天,金家多次派人去公安局打聽消息,都被告知“不方便透露案情”,讓在家等消息。
  直到5月29日早上6時許,有一位目擊者將自己看到的殘忍一幕和吳碩艷倒在血泊中的照片發在朋友圈裡。一傳十,十傳百。“麥當勞打死人”的消息在招遠市炸開了鍋。住在數百公裡外青島的呂學義也獲得了消息,但直到早上8點他才知道,受害者是自己的家人。呂學義是吳碩艷丈夫的大舅。
  5月29日10時19分,事發13小時後,招遠市公安局在官微上首次公開案情:5月28日21時許,張某等六人在招遠市“麥當勞”快餐店內與同在該店就餐的吳某發生口角,張某等六人對吳某進行毆打,致吳某受傷,後經搶救無效死亡。
  微博發出伊始,並沒有引起外界太多的關註。吳碩艷家屬通過上述目擊者的朋友圈描述得出,“雙方根本就沒有發生口角”。
  案情通報引發質疑之聲。截至發稿前,招遠市公安局的這條微博轉發17萬次,評論80多萬條。同樣飽受質疑的,還有“經搶救無效死亡”的官方措辭。據齊魯晚報的一位記者透露,他在事發當晚查閱了招遠市人民醫院的急診記錄,上面顯示“無名,麥當勞,女,入院時間9點45分,院外死亡”。
  官方公佈的監控視頻顯示,5月28日21時33分,吳碩艷被擔架抬離現場,她的一隻手臂耷拉下來,來回擺動,疑似已經死亡。
  引起外界更大反響的是一段2分56秒的現場視頻在微博上被曝光。目前能找到的最早微博是,5月30日14時11分,事發41小時後,@請叫我路飛船長髮的附有視頻鏈接的微博。該微博轉發上萬,但不久後被刪除。
  至5月30日17時許,“招遠麥當勞打死人”被各大門戶網站推薦到首頁,成為全國性新聞事件。此時,“小男孩當晚就被取保候審”“凶手是金礦礦主”“與某領導有關係”等各種傳言甚囂塵上。
  當警方通報中還稱嫌疑人為張某某時,網絡上早已曝光6名犯罪嫌疑人的姓名、住址、照片、身份證號等詳細信息。
  5月31日上午11時40分,招遠市公安局再次通報了案情,但措辭變為“5·28故意殺人案”,沒有了“發生口角”等字眼。
  等待證人親屬仍在尋找目擊者
  正當親屬們推測凶手為何這麼凶殘時,他們在電視上看到“6名犯罪嫌疑人都為全能神邪教成員”的新聞。“說實話有點突然,我們之前都沒有聽說過全能神,當時第一反應就是不會報複我們吧?”一位親屬說。
  而招遠市委宣傳部副部長於言偉解釋,招遠市公安部門剛開始以為只是治安案件,後在嫌疑人家裡搜出邪教資料,立馬向山東省公安廳彙報,省廳向公安部彙報。最終由公安部定性。之所以在案發3天后公佈案情,是擔心過早公佈影響破案。
  5月29日14時,吳碩艷的遺體在殯儀館做屍檢,但親屬至今未拿到屍檢報告。
  “我家的一切消息都是來自新聞,知道的還沒有你們多。”呂學義表示,警方十多天來從未向他們通報案情,親屬們正在尋找目擊者,希望還原當時現場的詳細經過。此前有媒體報道,三四名目擊者在受害者家屬要求下同意出庭作證,呂予以否認,稱至今還沒有目擊者聯繫他們。
  南都記者托人找到唯一公開接受央視採訪的目擊者張洪鵬,他回答說:“我沒有目擊打人的過程,所以警察說我沒有權利作為證人。”
  “要感謝這些把真相發到網上去的人。”呂學義代表吳碩艷家屬表示,不管凶手信邪教與否,都改變不了“故意殺人”的案件性質,希望凶手得到法辦。
  5月31日,招遠警方公佈了麥當勞的監控視頻,但未能拍攝到行凶畫面。閆志軍解釋,就餐區域沒有攝像頭,存在監控死角。目前唯一能“窺探”行凶過程的就是被曝光的那段現場視頻。
  “越來越多的謠言出現在網上,迫於無奈,我還是決定開通這個微博,讓大家第一時間知道事情的進展。”5月31日下午,金中慶開通了認證微博,發佈了自家的最新情況。但不久後,該微博被刪除。
  “受害者有發微博的權利。”經過親屬們的據理力爭,微博於6月3日又被重新激活。
  輿論漩渦“拖魂”·爭執·表態·關停
  6月3日,吳碩艷死後“頭七”。6歲兒子全身縞素,戴藍色口罩,懷抱母親黑白遺像,在一名戴墨鏡的中年女子攙扶下,走上麥當勞臺階,而後轉身背向麥當勞跪下。隨後,金中慶也一併跪下。
  “拖魂”,招遠當地的一種習俗。用冥紙做一面三角旗,把一炷香插到旗子里,沿著地面拖動,如果旗角翹起就說明魂魄拖走了;如果旗角貼在地面,則拖魂不成功。
  命案發生後,事發地點麥當勞餐廳也陷入輿論漩渦。5月30日,麥當勞照常營業,地面被沖洗乾凈,絲毫看不出這裡曾經發生過血案。當天下午,親屬們來到麥當勞為吳碩艷“拖魂”,旗角一直貼在地面上。但卻與麥當勞人員發生爭執,對方指責他們“影響生意”“破壞衛生”。
  更令親屬們不滿的是,麥當勞對此次血案的表態,僅見於5月30日的官微消息,“對於山東招遠事件,我們深感痛心。此案件正由相關部門處理,我們全力配合調查。”從未有過當面慰問。
  據警方通報,麥當勞一位經理兩次前往勸架被打受傷。吳碩艷親屬就此提出,希望和當晚的工作人員見面,一是瞭解事發經過,二是表示感謝。但被麥當勞拒絕,說工作人員已經更換。
  5月31日,記者來到正在營業的麥當勞,60多張餐桌的餐廳只有三桌食客。工作人員表示,事發當晚的工作人員調走了。6月1日起,麥當勞又重新關停至今。
  一封由1843名中國消費者聯署的公開信已經分別寄往麥當勞美國總部及中國總部。這封公開信要求麥當勞公開回應其餐廳內如何設立安保措施保障消費者人身安全,並就此次嚴重的針對婦女暴力事件承擔相應責任。
  全家信“神”攝像頭·鹹菜罐·記事板·三“豪車”
  警方通報,張立冬等六人加入邪教後,身份都徹底轉變,不工作、不上學,除正常的生活需求外,與外界基本不聯繫,每天都在家裡學習邪教書籍,寫“靈修”筆記,互相灌輸邪教思想。
  張立冬和子女們平時住在招遠市金暉花園麗水苑小區。一位鄰居回憶,張立冬帶著三個兒女四五年前搬到這裡。在當地人眼中,這是一個中高端樓盤。小區售價每平方米近6000元(招遠市房屋均價為每平方米4500元),租金則在每月1000元左右。
  事發前,張立冬的鄰裡關係陌生,鄰居對其知之甚少。比較獨特的是,住在一層的張家人在窗戶外架設著兩台從房間里扯出的監控攝像頭,一個指向單元門口,另一個指向小區大門口的方向。
  一位20多歲的鄰居講,張立冬一家平時不吃肉,家裡常年備有鹹菜。張家餐桌上至今還放著五個鹹菜罐子。該居民記憶猶新的是,張立冬晚上很少在家睡覺,而是用擋板把車圍起來,睡在車裡。
  張立冬有三輛“豪車”,分別是卡宴、jeep、道奇。至今,牌照為“魯FJJ717”的吉普車還停在屋外,處於張家自己的攝像頭監控範圍之內,車前擋風玻璃上放有一張卡片,寫著“全天候電子監控”的字樣。
  在張家朝南的卧室,牆上的架板上堆著一摞書,包括三毛的《雨季不再來》、《格林童話》、泰戈爾的《新月集》等,還有一本《正常的基督徒生活》。
  央視的視頻尤其提到了張立冬家客廳的記事板上除了寫著“牙刷杯、拖把、剃鬚刀、毛巾、香皂盒”等日常用品名稱外,還寫有“殘殺、虐殺、殺牲口、打狗”等文字。
  張立冬接受新華網採訪時說,7年前受大女兒張帆的影響,開始信奉“全能神”。自加入邪教後,他不再工作,用的都是以前的積蓄。卡宴車是去年買的,花了100多萬元。張立冬認為,自己的幸運是“神”的恩賜。
  “邪”路人生長女·跟隨者·妻子·房產
  張帆是張立冬的長女,生於1984年,在警方通報中,她排在犯罪嫌疑人的第一位。在張家,她最早接觸“全能神”並蠱惑家裡人加入。走向深淵的張帆上過大學,還曾短暫去過國外。她和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呂迎春的地位最高,其他人都是跟隨者。
  張帆對新華社記者說,自己的母親是“惡靈之王”,見面之後就會殺了她。“我跟呂迎春聊天的時候,我們都認識到我媽媽是‘惡靈之王’。”
  呂迎春是在2008年通過網絡認識了張帆,由於兩人對“全能神”的認識一致,逐漸熟悉起來。2009年,張帆和家人先後來到招遠,後來呂迎春與他們住到了一起。
  據悉,呂迎春與張立冬關係密切。某知情人透露,2011年6月,張立冬給她在招遠金鳳花園小區買了一套房子。金鳳花園與張立冬家只有一路之隔。張立冬的妻子陳某娟獲知後大為光火,在煙臺市萊山區也買了一套房子。
  張立冬的卡宴越野車,登記地址是煙臺市萊山區桐林路77號。地圖上顯示,該地址是海天四季花城小區。
  6月7日,南都記者造訪了張立冬位於煙臺的房產:海天四季花城某單元。該小區北鄰煙臺市鳳凰山公園,環境優美,在當地屬於中高檔小區。數位鄰居透露,一年前張家買下了這所房子,是158平米的大戶型,時價大約為每平米8000元。
  凶案震驚了四季花城的居民,連稱想不到、太殘忍。一位女鄰居回憶,張立冬曾到她家借過一次東西,現在回想起來都害怕,“就差點報警了”。“當時我以為他是神經病,思維不正常,挺凶的,好像我欠他什麼似的。”
  事發之後煙臺鄰居見過張家的小兒子回家
  張立冬在四季花城的家位於一樓,屋後有一個圍牆圍起來的小菜園,裡面種著少許蔬菜。“他們很少住這裡,隔一段時間來一次,開著吉普車,是JJ717.”一位女鄰居說,張立冬的吉普車(魯FJJ717)平時就停放小菜園門口。
  “老太太和小男孩平時住這裡。”鄰居們講,張立冬的岳母和小兒子住在這裡,而張立冬和妻子、兩個女兒則很少回來住。張立冬岳母80多歲,常年有病,“走路一拐一拐的”,事發前能看到她在小區里遛狗。
  南都記者註意到,張家三面臨著道路,都是落地窗結構,但窗帘緊閉。小區鄰居和保安講,張家“一年四季都拉著窗帘”,根本看不到屋內是什麼樣。
  和在招遠金暉花園麗水苑一樣,張家的行蹤神秘而不可捉摸。樓上的一位鄰居講,一年多來從未和張立冬妻子及兒女說過話。唯一的一次,她到張家串門,張立冬岳母卻對她說:“以後別來了,我閨女說不讓外人進家。”
  張立冬岳母成為鄰居們瞭解他家的“唯一窗口”。她曾向一位鄰居提到,自己是“照顧外孫吃飯上學”。事發後警方通報,張立冬的兒子今年12歲,輟學在家,因未成年,被另案處理。
  麥當勞附近一家賓館的前臺工作人員記得,事發當晚,警察趕到將張立冬控制後,他兒子扯著嗓子對警察大聲喊:“是我乾的,與他們無關。”而其姐姐則很鎮靜,安慰道:“別怕,別怕。”
  鄰居吳女士與張立冬岳母比較熟絡。她曾詢問,大外孫女(張帆)是乾什麼工作的。張立冬岳母回答說不知道。吳女士還記得,“去年一個臉四四方方的女的在他家住了兩個月”,張立冬岳母解釋是“外孫女的同學”。記者調出此案另一名嫌疑人張巧聯的照片,吳女士表示“應該就是她”。
  張巧聯,24歲,河北省無極縣張段固鎮田莊村人。據媒體報道,張巧聯父母在縣城租了張立冬的房子賣驢肉,兩家因此認識。張巧聯一直沒出過遠門,半年前她突然告訴家裡自己要去山東打工。
  事發後,鄰居們再也沒看到張立冬岳母遛狗了。而在6月3日左右,吳女士看見警察領著張立冬的兒子和妻子從家裡出來,之後再沒見過他兒子回來。網傳事發當晚張立冬12歲的兒子被取保候審,後來迫於輿論壓力又被重新控制住。但是該說法目前未得到招遠警方證實。
  6月7日早上,吳女士在樓道里又碰到了張立冬的妻子,但雙方沒有打招呼。隨後記者到張家敲門多次,一直無人應答。  (原標題:招遠血案:“沉沒”的41小時)
創作者介紹

不理睬

ou57oubjj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