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一所工科大學當副教授的王文雲每個月工資有6000多元,在她的工資單上並沒有“養老保險”這一項,和全國4000萬機關事業單位人員一樣,王文雲不需要為未來的養老繳費。然而一旦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改革啟動,這一情況將發生根本改變。《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從多個渠道獲悉,雖然機關事業養老保險改革最終方案還未出爐,但公務員和事業單位職工需要像企業職工一樣繳納養老保險這一原則已經確定。(4月11日中國經濟網)
  機關事業單位不用繳納養老保險費用,退休了照樣拿高額養老金,這種雙軌制的養老保險模式如今隨著各界的不滿以及媒體對此問題的炒作,似乎雙軌並一軌的真容要逐漸顯現,雖然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改革方案還未最終露出廬山真面,但是機關和事業單位人員個人要繳費的大原則似乎已經是成為定局。
  於是有人就歡欣鼓舞,認為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改革即將邁出關鍵步伐,其實現在高興還為時過早,因為改革的大方向確定下來,形成文件容易,但真正要把文件從紙面落實到地面,恐怕還得需要非常漫長的一段時間,因為養老保險改革所涉及的人群不僅僅是龐大的公務員群體,關鍵是這4000多萬事業單位的職工的養老保險的歷史欠賬誰來支付,錢從哪裡來,這個問題不解決,想徹底推動雙軌制轉型是相當困難的事情,所以說,養老改革方案個人繳費有了定局容易,但是如何開局,難。
  國家有關部門在進行雙軌制改革的時候就已經明確一點:不能使被改革群體的待遇水平降低,這個大前提的確立一方面是為了保持改革的穩定性,降低改革的阻力,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保障養老保險改革能夠在最大程度上使企業和事業單位以及公務員群體都獲得滿意,不以剝奪一個群體的利益來彌補另一個群體的利益為代價,盡可能的讓各個群體的整體利益都能最大化,這是改革確立的原則。
  但是如何在現實中執行這個原則,困難重重,因為養老金替代率的巨大差異,企事業單位之間巨大的待遇鴻溝始終是擺在那裡的,如果機關事業單位進行養老改革,個人繳費之後必然工資水平要下降,那麼建立職業年金來彌補改革所帶來的“堤內損失”就成為必然,可是在企業內,本來是用來平衡和提高養老金替代率的“企業年金”多年來一直是少數大型壟斷國企的“專屬品”,其他中小企業基本上沒有能力建立企業年金,所以改革之後,公務員和事業單位的一部分人可能會有豐厚的職業年金來作為補充,但是大多數企業因為社保繳費的費率過高,已經沒有力量再承擔企業年金的統籌和支出,所以,這勢必又會形成新的企事業單位之間的收入差距,這個差距是由職業年金和企業年金在行業內的分佈不匹配所造成的。
  因此,當務之急是要釐清職業年金在提高養老金替代率的過程中所起的作用以及確定繳費的費率,同時也要考慮適當降低社保繳費費率或者通過減稅的方式鼓勵中小企業建立企業年金,提高職工參保的積極性,彌補和機關事業單位養老金收入的差距。
  當然,上述問題的最終落腳點是錢的問題,放下企業年金和個人繳費不說,單單是機關事業單位這麼多年來不用繳費的養老金欠賬如何填平,就是一個相當讓人頭疼的問題,如果說採取記賬或者空帳運轉,勢必影響整個養老金體系的安全,如果說用真金白銀來填充解決,這些錢從哪裡出?各種問題,都在困擾著相關部門,這也是最終方案遲遲不能出台的原因之一,因為要平衡和考慮很多綜合因素。
  不管困難再多,改革的大幕都已經拉開,雖然開場的鑼鼓聲長久了一些,但是總歸還有一場惠民利民的“改革大戲”即將登場,讓我們拭目以待。(何禾)  (原標題:機關事業單位養老改革定局易開局難)
創作者介紹

不理睬

ou57oubjj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